新華網烏魯木齊8月28日電 題:跨越4000公里的“親情滴灌”――美疆基金會十年助學援疆紀實
  記者陳新洲、周寧、李德欣、曹志恆
  “十年前,第一次見4000公裡外的她,我對口資助的南疆女童瑪依拉,不懂一句漢語。遞上從北京帶來的文具,她怯怯縮回了手……”
  “第二次相聚,已是三年級的她,笑著用漢語和我對答如流……”
  “今年,參加她的初中畢業禮,她撲向我懷。臨別,給我戴上象徵愛與感激的維吾爾族四方帽,走遠,又跑回,止不住的淚水……”
  這是美疆助學基金會(簡稱“美疆”)漢族志願資助家庭代表張中秋《援疆札記》中的節選。十年來,上千個漢族家庭在“美疆”的組織下,“滴灌式”對口資助南疆各地維吾爾族貧困兒童接受“雙語”教育,使相距遙遠的雙方家庭結下了水乳交融的深情厚誼,潤物細無聲地促進了民族團結。
  “小手牽大手,維漢一家親”
  “美疆”是北京市教委主管的非公募地方性基金會,旨在為貧困地區少數民族兒童提供可持續學業資助。2004年以來,“美疆”建立“資助志願家庭與南疆受助兒童”資料庫,內地一個漢族家庭從中選擇一名或多名維吾爾族貧困兒童,每學年定向對口資助1500元學習生活費。喀什、和田、克孜勒蘇等地教育部門分別在當地小學成立“美疆班”,集中“美疆”受助兒童接受“雙語”寄宿制教育。
  走進喀什伽師縣雙語小學,每名學生的課本封面都寫著兩個名字。“我有維吾爾族本名,也有好聽的漢族名――‘英傑’。” “美疆班”的買買提·艾力笑著解釋,“因為我有維吾爾族親生父母,也有資助我的‘漢族爸媽’。”
  成為“美疆”的資助人可沒那麼容易。美疆助學基金會理事長王小梅細數著申請條件:不僅要經濟捐助,更要在思想上幫扶、從情感上呵護孩子,承諾“持續資助學生至義務教育完成”“與學生及家長定期書信、電話溝通”“6年內自費到南疆家訪一次或邀請對方到身邊團聚”……
  北京資助人李小葉工作之餘最高興的事兒,就是和遠在克孜勒蘇的“女兒”電話交心:“從註意衛生,到教她學習方法、真誠做人,無話不談。感覺她漢語進步神速,別提有多高興!”
  在喀什伽師縣夏普吐勒鄉,循著歡聲笑語,記者推開“美疆班”學生乃蘇熱拉的家門:剛考上烏魯木齊重點高中的他,正為串門的鄰居翻譯“漢族爸媽”的賀信,邊朗讀、邊回憶、邊交流,其樂融融。乃蘇熱拉的爺爺說:“沒漢族兄弟資助,就沒娃娃今天!”
  從未走出家鄉的“美疆班”學生及家長渴望外面的世界。在“美疆”的組織下,他們經歷著數不清的“人生第一次”:第一次乘火車、坐飛機;姚明帶他們逛世博園;宇航員楊利偉同他們合影留念;“漢族爸媽”陪他們觀升旗、游故宮、登長城……孩子們領略了祖國的大好河山,感受著中華民族的偉大。
  隨著資助規模的擴大,“美疆”的資助範圍由維吾爾族擴至柯爾克孜族等多民族貧困生。十年來,累計資助學生55537人,為1765個少數民族兒童找到對口資助家庭。很多受助生畢業後紛紛轉為資助者,自願回南疆任教,交出自己感恩孝親的答卷。
  從看不懂一個漢字的孩童,到能流利使用維吾爾語、漢語甚至英語的中學生,“美疆班”學生在老師的悉心調教和維漢兩家的共同關心下健康成長。“美疆”成為“小手牽大手,維漢一家親”的情感交融平臺,讓相距遙遠的兩個家庭結下水乳交融的深情厚誼。
  “美疆”啟示:“親情滴灌”與“精準扶貧”
  在“美疆班”所在鄉鎮,提及“美疆”項目,無人不曉。這個名頭不大、捐贈金額不大、助學規模有限的民間慈善團體,緣何被當地群眾廣泛認可、成為政府援疆工作的有益補充?
  “關鍵在堅持‘滴灌式親情慈善’和‘對口精準扶貧’,讓民族團結從娃娃抓起。”民政部民間組織管理局一位負責同志如是說,社會由每個家庭細胞組成,“美疆”專註於細胞培養,用“一對一”家庭式資助,讓受助兒童雙方父母切身感受到孩子的點滴變化,悄然生成兩個家庭甚至兩個民族之間的真情實感。
  當資助人從遙遠的內地紛紛飛赴南疆和“兒女們”團聚相擁時,當維吾爾族群眾抱著裝滿雞蛋和五彩瓜果的籃子熱淚相送家訪的漢族資助者時,當受助生家長徒步幾十里進城給孩子的“漢族爸媽”寄感謝信時,“那一刻,你會發現,4000公里的距離,隔不斷維漢情緣!”“美疆”志願者、南疆幹部艾斯卡爾這樣感慨。
  曾在新疆主管教育工作的全國婦聯副主席、中國人民大學黨委書記靳諾也是“美疆”資助者中的一員。“錢是錢、情是情。‘美疆’資助人每年捐1500元,一般都拿得起,但常年保持兩家書信電話溝通和遠距離家訪太不容易!”她講述著自己的慈善觀,“慈善的對象是人,只要有滴灌式的朴素真情,就能心心相印、相濡以沫。”
  除了“親情滴灌”,如何減少經手環節、把資助人的善款和物資精準到戶到人、對資助者和受助者雙方負責更是“美疆”工作的核心。
  翻開“美疆”的賬本,每名受助學生的開銷一目瞭然,特別是“早餐補助”一項,細化到一杯牛奶、一個雞蛋的價格……志願者張堅說,“美疆”直接委托當地學校管理善款,就是要把每一分錢都實實在在用到每個孩子身上。同時,聯合當地教育部門到南疆各學校突擊抽查,充分發動資助人瞭解學生境況,以杜絕善款挪用情況的發生。
  新疆教育廳副廳長毛力提·滿蘇爾說,“美疆”通過“一孩兩家、對口資助”,將援助“一竿子插到底”、直達受助者,將扶貧扶到點上、扶到根上、扶到群眾的心坎上,發揮了資金的最大效益,解決了“助學援疆最後50米”的問題。
  走進“美疆”簡陋的辦公室,映入眼帘的,是牆上掛滿來自受援地區的錦旗、牌匾,這是對員工的最大褒獎。官方審計報告顯示:“美疆”十年來管理費用累計支出約107萬元,僅占總支出的3.91%,遠低於10%的上限規定,被民政部門評為4A級基金會。
  暴恐無法阻擋“美疆”之愛
  畢業典禮、陪同家訪、善款監管、活動組織……每年“美疆”這些“必修課”需數次往返於北京和南疆之間,總里程能繞地球一圈多,這讓年近七旬的王小梅理事長有些吃不消,“我曾想放棄,但孩子們需要一份幫他們走出貧窮的真情,他們的笑臉是我堅持的最大動力!”
  時而發生的暴恐事件讓“美疆”志願者的家人不免有些擔心,更讓“美疆班”維吾爾族家長憤怒至極。“越在此刻,我們越要和受助兒童在一起。”美疆助學基金會秘書長史兆苓堅定地說,“暴恐活動再猖獗,也阻擋不了我們的愛,維漢兩方家庭只會比以往貼得更緊!”
  越來越多的愛心人士紛紛加入到“美疆”項目中來,這讓“美疆”志願者、籃球巨星姚明感到欣慰:“我願意和他們一道放大‘美疆效應’,推動助學援疆,讓更多維吾爾族小朋友體會到社會的溫暖和學習的快樂。”
  “十年,來,又去,看似匆匆,卻深深嵌入彼此的生命。兩個民族,文化、習俗雖不同,但,彼此間的真愛、孩子們純真的笑和淚,就是跨越溝壑的彩虹……”“美疆”資助人、“跳水皇后”伏明霞這樣寫道。(記者王普參與採寫)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全球暖化

kj33kjdp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